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

编辑:化装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4 03:53:35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《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》内容简介:如今青年一代,面临前所未有的就业压力和竞争压力,他们是一个社会热点群体,牵动着中国大多数家庭的神经。大学生、青年本来还没有完全自立,遇到社会失业率高等种种现实时更加困惑无助,他们是国家的未来、是希望所在,也是全社会家庭关注的核心结点。 《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》分为三部分,第一部分《独立就是单脚也要站立》摆事实,从社会各大热点问题出发,展现当下青年生存现状。第二部分《人人做常识家,人人都有尊严》理性分析,强调常识也就是强调理性精神、公民意识。第三部分《幸福的花儿自己栽》,提供方法论,给出具体实际的建设性建议。
书    名
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
出版社
陕西人民出版社
页    数
230页
开    本
16
定    价
28.00
作    者
夏烈 张守刚
出版日期
2013年4月1日
语    种
简体中文
ISBN
9787224105322
品    牌
北京时代联合

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基本介绍

编辑

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内容简介

《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》强势作者团队,资深批评家、评论家、媒体人深度解析青年问题。强劲推荐阵容:梁文道、张鸣、许知远、撰文推荐。当年明月、安意如、南派三叔、姚晨沧月、曹三公子、连鹏联袂推荐。让你的青春不迷茫,不焦虑,给你心灵正能量!
  《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》设定独立、秩序、常识、绽放、尊严五大新青年关键词,考虑到自我意识是了解当下年轻人的有效切入点,《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》把与自我意识息息相关的“独立”放在了第一位。首先得找到自我,认清价值才能张扬个性、独立思考;其次,个体认识有差距,所以个体与个体之间,个体与社会甚至国家或民族之间不一定完全协调,所以必须具有法制意识并尊重秩序;再次,个性在秩序规范下,我们还需要思考历史眼观世界,这就是所谓的常识——事实上,尊严其实也是常识的核心价值。它和水、空气一样,和每个个体紧密相连。进而,懂得社会常识、尊严之后,便是追求自我实现——个人的幸福花朵经历自我完善的全过程之后终将绽放——此时,世界因你而不同。

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作者简介

王千马,曾任某报文化主笔,《RODEO》副主编。一心为理想谋,出版小说《媒体这个圈》《她比时尚寂寞》,合著《20世纪60年代:西方时尚符号》。
  夏烈,评论家、出版人,曾任盛大文学研究所所长。著有《现代中的传统诉求》《三个专栏和一堆书衣》《隔海的缪斯》等。
  张守刚,《南都周刊》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,被业界视为“网络第一记”。撰有多个报刊和影评专栏。
  张亦峥,资深媒体人,搜狐专栏作家,记者。

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专业推荐

编辑

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媒体推荐

再卑微的人儿,也有自由的权利——张亦峥
  只是留下内心无人照看,灵魂孤苦伶仃,爱情这会儿可是真的被搞丢了——王千马
  网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,也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。关键在于你是否有一个思考的大脑,一颗冷静的心脏。——张守刚
  伪理性遍布了我们的日常生活,将荒谬演绎得严肃高尚,杀人于微妙的错觉之中。——夏烈
  向教育要能力,要精神与自由。——吴海云

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名人推荐

有更多年轻人,我觉得他们会写得更好;在内地,我发现更多评论人能够写出非常优秀、出色的文章,写的东西我完全想不到,更契合时代、更有影响力,我想,我不再需要继续去干了,那个时候,我觉得我可以很舒服了。
  ——梁文道
  按世代顺序,80后是一群僭越之辈。人家60后、70后还没怎么样呢,你们就冒出来在舞台上大叫大跳了,难怪前两代人侧目。话又说回来,一代人说一代事,谁叫你们那么矜持呢?只消说的好,说的有理,天下就是人家的。70后说80后,一段辛秘,一段苦衷,一片欢笑,几滴清泪。咱就唱主角了——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!
  ——张鸣
  多年以前,批评家哈罗德·罗森堡的一段话深刻地影响了我,我希望它也激起此刻的年轻人内心的憧憬与自省:一代人的标志是时尚,但历史的内容不仅仅是服装和行话。一个时代的人们,不是担起属他们时代的变革的重负,便是在它的压力之下死于荒野。
  ——许知远

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图书目录

编辑
前言:曾经被成长,不再“喂一代”
  第一部分独立就是单脚也要站立
  一“蚁族”是个伪命题,生存才是真命题
  二独立=买房?是谁在让我们拜金?张亦峥
  三知识还是教育:一个起点与一万个起点张亦峥
  四剩女:爱与性何处安身王千马
  五犀利哥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娱乐张亦峥
  六孤舟到国家:秩序不是枷锁,说话要负责任张守刚
  七我们不当“网络暴民”:表达有秩序,别对谎言盲从张守刚
  八“拯救世界”不是个笑话:小我的社会观张守刚
  九新时代需要新责任和新智慧张守刚
  十年轻人,你是哪一种意见领袖?张守刚
  十一接班:80后怎样当市长张守刚
  十二韩粉、郭粉:作为两个代表群体王千马
  十三即使“富二代”不代表群众张亦峥
  十四青春小野兽,曾被舆论绑架李向晨
  第二部分人人做常识家,人人都有尊严
  一人是属天的植株夏烈
  二伪理性时代需要常识家的棒喝夏烈
  三中国人的常识处境夏烈
  四好好学习,学什么?天天向上,哪儿是上?夏烈
  五你好,公民!夏烈
  六法律为灵魂护航夏烈
  七多余的素材,不多余的话夏烈
  第三部分幸福的花儿自己栽
  一无根年代,我们重拾信仰吴海云
  二我们需要RIGHT目标吴海云
  三向教育要什么吴海云
  四我们就是要伊壁鸠鲁吴海云
  五幸福,是一种能力吴海云
  附录:重要的是,思想上能“三十而立”(五岳散人访谈录)

一个人奋斗:独活与无法独活序言

编辑
曾经被成长,不再“喂一代”
  王千马
  80后不自信不反叛,但被压抑。
  2010年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看不出有特殊的意义,但对中国来说,改革开放刚过三十年。而对于达到两亿之多的80后来说,开始迈进三十岁这个门槛。老话说,三十而立。只是,当下的年轻人却有可能面临“裸立”的困境。
  网上一直流行着这样的段子——
  生不起,剖腹一刀五千几;读不起,选个学校三万起;住不起,一万多一平米;娶不起,没房没车谁嫁你?养不起,父母下岗儿下地;病不起,药费利润十倍起;活不起,一月辛劳一千几;死不起,火化下葬一万几……总结,八个大字——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
  事实上,这样的困境影响的是全体中国人,但对人生正处在成长通道的70后以及大部分80后来说,他们的体会更深。他们所获得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并没有随着年岁的上升而上升,反而有裹足不前的趋势。他们更能体会的,是当年崔健的那一嗓子:一无所有。
  据《广州日报》等媒体2010年年初的一份调查统计,在回答“你觉得80后面对的压力大吗”的问题时,52.6%的受访者认为“很大,超过70后、90后”;37.0%的受访者对此持宽容态度,认为“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压力,这是正常的”;8.7%的受访者认为“一般,不如70后和父辈”;只有1.7%的受访者认为“压力很小,我们是幸福的一代”。
  身为70后,我一直关注着80后的生存处境,曾是80后现象的首推者之一。当年我在杭州某报社工作时,面对着“萌芽”系的80后作家——像周嘉宁、小饭、岑孟棒的“来势汹汹”,加上已经开始崭露头角的韩寒、郭敬明,我曾经做过一期专题,现在我还记得标题叫《被复制的新生代》。这些年来,80后群体被关注不断,呈愈演愈烈之势,负面报道比重也随之上涨。令我困惑的是,当时我开始用的“被”字句,适逢今日不仅流行,甚至备受青睐,比如,“被潮流”“被就业”“被温暖”“被代表”甚至“被自杀”。我想说,这些前前后后的“被”字相加起来,是否已经表明80后是“被成长”的一代?
  事实上,我也脱离不了这个“被成长”的语境,跟大多数80后一样,共处在社会转型期,并被这些转型深深影响:刚刚出生便碰上了计划生育,刚刚上大学就碰上教育改革,刚刚毕业便碰上了打破铁饭碗、自谋生路甚至没就业即失业,刚刚对爱情有所期盼就碰上了“一夜情”“婚外恋”的泛滥,刚刚想结婚就变成了“剩女”……同样,我们刚刚走进社会就面对全球化,面对着科学技术没完没了的更新换代——一切那么新鲜、变动不居,让人无所适从。
  在我们“被成长”的过程中,充当着我们喂养人的,首先是父母。尤其是对计划生育下的蛋——独生子女来说,身边没有了稀释父权的兄长,父母完全独占了这种影响力。政策说“只生一个好”,传统说“一棵独苗好恓惶”。父母把对下一代的爱,浓缩到一个孩子身上,真是喝凉水都怕塞了牙。在现实生活中,很多“独子们”都是喂大的。当然,我们还有一个喂养者,那就是国家。其实,如果说“喂”显得不够尊敬,按照一贯的说法,国家培养了我们,我们活在同一副宽大有力的翅膀下,不断感受着温暖。不过,这两个母亲有时也会掐架。前不久发生的周洋“感谢门”事件——这个在温哥华冬奥会获得1500米速度滑冰金牌的小姑娘,夺冠后幸福地感谢了一下自己的父母,并许诺以后让自己的父母过得更好,随后被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、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在参加全国政协体育界别分组讨论时批评说,“孝敬父母感谢父母都对,心里面也要有国家,要把国家放在前面,别光说父母就完了,这个要把它提出来。”并表示要加强对运动员的道德教育。不过,让人感到意外的是,网上对他的发言的批驳呈现一边倒的趋势……我想把这一现象就叫做“争喂权”。看似玩笑的背后,是谁比谁更能代表你,更想拥有对你的话语权?说到这里不禁想到,“喂”字在汉语里是一个多么有趣的字眼。一边是口,要吃,一边是畏,要怕。
  不能不说,80后甚至90后在备受争议的过程中成长,一方面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成熟的理念,另一方面被误解的太多。国外不具备的80后称谓,为什么在我国成为一个流行概念?时代赋予了它什么丰富的内涵?我们想在这本书里有所认识。有一点是理解他们的出发点:不自信不反叛,但一直被压抑。
  自我是进步的动力
  不需要“自我”,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“自我”。现实情况是,80后的自我意识正悄然勃发。在一篇名为《业缘关系与青年自我意识的发展》的文章中,曾给“自我意识”下过定义:“自我意识指个体对自身的身心状况、人我关系的认知、情感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意向。其中的一个方面就是指自我意识是个体与社会环境交互作用的产物,它体现了人认识自己和对待自己的统一,个体根据自我意识来调节和控制自己的心理和行为,修正自己的经验与观念,使自己与环境保持动态的平衡。”这个定义有些拗口,是大学里所谓教授们的文字游戏,你可以看过即忘。但此文后面的一句话可以留意:“自我意识是个体化社会的结果之一。”在我看来,个体化社会是相对于过去的集体化社会所言,那时,大家不管是青菜、萝卜,都被扔在同一个筐子里,被统一命名,并统一行动。因此,我们得感谢社会的转型,它带来了迷惘、困惑,甚至是举步维艰,但不能否认的是,不破不立,破的是意识形态的束缚,立的是让多元价值观有了滋生并生长的空间。事实上,个体化的社会,也是多元化的社会。它不再只有一种声音——包括口头发声,以及脚步声。
  陈丹青在评价韩寒的时候曾这样说:“一整套意识形态,一大堆花招动作,在他那儿完全无效。他所有的言说背后都是一个意思,别耍我,别跟我玩儿这一套。他在所有细节上轻轻一撩,就戳破了无所不在的谎言和虚伪。”当然,他也评价过郭敬明:“郭敬明要的是名声、钱、虚荣,这是好事情,我不想贬低他。80后懂得自己的利益,懂得如何展示利益,这在前几代人是没有的——我上媒体、我畅销、我打扮……个人意识从这里开始。”
  我觉得,陈丹青所提到的“个人意识”差不多应该能等同于我说的“自我意识”,也约莫等于我们常挂在嘴上的“个性”。不管如何,韩寒和郭敬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,说不准心里都有些互相看不起,有可能老死都不相往来,但是他们却又都是80后——据我所知,他们大都很讨厌被套上80后这个帽子——有点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的意思,但我看到了,我们当下是有“自我”的,而且自我意识也的确正在多元化,它们有时互相冲突,却能共存,并在某些地方产生交集。
  不过,自我意识的发展也不可能那么顺利。周洋被批评,从另一个层面讲,就是集体意识对青年自我意识的回击,甚至持续不断。
  这也是80后不能太自信的另一个原因所在。
  一个国家或民族的青年如果真的是“被成长的喂一代”,他们的身体和精神的生长被“打包”,这样的国家或民族是僵化的,是没有未来的。一方面,自我意识的背后是创造力。自由学者郭旭举在其《个性是一切进步的动力》一文中强调:“真正的个性,是强烈的、充满推动力的。只有它的存在,我们才能找寻自由空间并扩大它捍卫它;只有它的存在,我们才能独立地思考、开创与超越。反之则是左右束缚手脚,上下屈膝指责。”
  当下,网络毫无疑义成为展示个性的最大也是最好的平台。全国政协委员周天鸿在政协会议上,就政府信息公开、网络民主、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等议题发言说,“当前引发各方关注的‘网络民主’为民众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表达渠道,为民众的政治参与营造了新的公共空间,培育了民众自由、平等的民主精神,增强了政府工作的透明度,强化了民主监督的效力。”网民们从发帖、转帖、跟帖,哪怕是潜水,在充分表达自我的同时,也能参与到社会事务当中。周天鸿建议:“让民意充分表达。从‘向温总理提问’‘钓鱼执法’等事情来看,每当社会上有敏感事件发生时,网上跟帖的数量都相当可观,说明网民对社会事务有很大的参与热情……通过网络与民众直接交流,联系群众、化解矛盾、集中民智。”不能不说,这种“对社会事务有很大的参与热情”基于自我意识之上,推动了社会的发展以及民主建设,随着法治意识和公民意识的成长,最终也必须反哺到个人对自我责任、对社会负责的认知上。“虚假信息和网民言论的非理性张扬,为网络民主的进程添加了杂音,影响了网络民主正常的发育过程”,是周天鸿提到的另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,最后他强调,“还要相信民众有辨别的能力”。(见《新京报》2010年3月11日)
  考虑到自我意识是了解当下年轻人的有效切入点,本书把与自我意识息息相关的“独立”放在了五个新青年关键词——独立,秩序,常识,尊严,绽放——的第一位。我们首先得找到自我,认清价值才能张扬个性、独立思考;其次,个体认识有差距,所以个体与个体之间、个体与社会甚至国家或民族之间不一定完全协调,所以必须具有法制意识并尊重秩序;再次,个性在秩序规范下,我们还需要思考历史、眼观世界,这就是所谓常识——事实上,尊严其实也是常识的核心价值。它和水、空气一样,和每个个体紧密相连。我的朋友傅国涌先生就说,尊严源于个人,也最终归结于个人。进而,懂得社会常识、尊严之后,便是追求自我实现——个人的幸福花朵经历自我完善的全过程之后终将绽放——此时,世界因你而不同。
  抛父别兄,拒绝继续“被成长”
  陈丹青在评价韩寒和郭敬明时还说过这样一句话:我们小时候也叛逆,但没有人格参考,没有个人意识,我相信很多80后都有这种起码的意识……
  我不知道,可不可以将这句话看成陈丹青对50后、60后的一个自我批评。但作为80后的父辈们,50后、60后的确在自我意识上无法成为80后的榜样。
  我理解的是,50后、60后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,以及自己所受到的教育的局限,决定着他们是缺乏自我的一代。上级叫他们怎么做,他们就做什么,没有多少自由选择的余地。虽然对此也有自己的意见,甚至是骂娘,但最终说的一套,做的还是原来的一套。这看上去其实是徒有其表的愤青。他们的愤慨,无非是想表明自己的内心还有理想主义的另一面,但这理想主义是什么,在不断变化的语境中该如何表达呢?所以,他们今天嚷嚷着“高兴”或者“不高兴”的时候,我们则应当对其言行多加警惕。我们要摒弃“高兴不高兴”的情绪,这种情绪有百害而无一利,影响理性精神的建立。更重要的是,作为主流的既得利益者,在他们身上,看不到任何纯真,看到最多的是世故。世故追求的只能是现实利益的最大化——这时,我想到了那些成功的房地产商人,而他们,也大多都是50后、60后,然而现阶段被骂得最厉害的,也是他们。
  虽然50后、60后是80后的喂养人,但他们给予80后爱和喂的同时,太缺乏现代性的榜样作用了,因为这世界变化快,“老气”的他们能把握住吗?所以注定了,80后的自我意识需要“自我发现”。他们越爱80后,就越让80后找不到方向。在他们爱的背后,为什么我看到的却是“专制家长”的影子,他们希望80后按照自己设计好的路线图去完成人生,可这“人生”是80后需要的未来吗?
  我也得老实承认,70后也成不了80后很好的榜样。相比较父辈来说,作为兄长的70后在眼界、思维上已经超出他们一筹,但是70后心理上背负的东西,也同样不少。在工作中,70后或许还会讲究循规蹈矩、人情世故,相反80后更有原则、讲实用、重高效。网上也有这样的段子,“70后无论任何时候,看到有站着的领导,都会马上给领导让座。80后崇尚上下级平等。90后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!”另外,新民网特约评论员曹景行就表示,80后是成长于正常年代的第一代,公民意识远超前人,“他们的信息来源非常广泛,他们接触的社会面很广,他们比较以后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,看得比我们清楚。2008年好多事件,从奥运圣火到汶川地震等,一直到奥运会,80后公民的意识可能要超过我们前面的60后、70后……”同时,也正因为80后在成长过程中,要比70后早接触互联网世界,更早地遭遇全球化,所以世界观也要比70后更现代。从80后的身上,更多的70后反过来需要学习他们的开放性和先进性。
  如今,80后们开始初入三十岁门槛,即将收到登台表演的邀请函。或许有些人还没有做好准备,是“被推上去”的。即使粉墨登场不是我等本意,但是,面对着强烈的聚光灯,手足无措之后,需要稳定自己的情绪,既来之,则安之。再也不能“被”下去,必须主动去担当,勇于去担当。那就是,去积极找食,去主动断乳,关键的更在于找到自己的内心——虽然,因为被成长,“在应该完成自我建构的年纪没有自我意识,在生儿育女之后还没有度过华丽的青春期,三十岁了还在整合自我的碎片,这种迟到的建构是多么艰难啊!”——但是,你们已经发自肺腑地意识到了这种建构的重要,而这种意识多么弥足珍贵。更重要的是,你们还有大把的未来。
  抛父别兄,拒绝再做被成长的喂一代,寻找被动生活下的新活法。不要不高兴,努力争上游。如果80后只停留在蚁族、蜗居的诉苦上,那这个国家和民族,就没有希望。
  这本书的作者除了我,有四人:第一部分是张亦峥和张守刚,我喜欢把他们称为媒体“双Z组合”,一个在报社做首席编辑,一个在周刊做副总监;第二部分是夏烈,知名文化评论家,盛大文学研究所的首任所长;第三部分是吴海云,曾经留学英国,能翻译能采访的专业写手,我写这篇序言的时候,她刚刚成为一个幸福的小妈妈——在这里祝福她。另外,感谢杭州的哥们儿周为筠,他对我们这本书的完成,给予了很大的支持,还有这本书的责编李婷晓,她身为80后,纠正了很多次我们对这一代人的看法。
  具体执笔的基本是前五个人,有南方人也有北方人,有体制内的也有体制外的,有“蜗”在一线城市的也有活在二线城市的,有出生于城市的也有来自农村的,有辛辛苦苦刨食的也有小有家底的,有摇滚爱好者也有狂热的“玉米”,有忧伤的诗人也有积极的社会活动家,当然,有男也有女……希望通过我们这五个人的组合,能比较清楚且全面地看到当下年轻人的一些想法,能切实体会各位的喜怒哀乐——我们策划本书的初衷并不是再想去代表谁,因为至少我们自己说出来的都是真实的。事实上,我们和你们没什么不同,甚至更像是被成长的“喂一代”,是微民,也是韩寒嘴里说的P民,但我们和你们正努力做的,是公民,世界公民。向你们致敬。
  王千马
  2010年3月14日于北京

  
词条标签:
文化 出版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