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常笔墨

编辑:化装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6 18:01:36
编辑 锁定
《寻常笔墨》是一本小书,都是梁家辉在香港文汇报上的小文章选编而成,他是从拍完《火烧圆明园》和《垂帘听政》之后的低潮期开始写这个专栏的。他自己曾经介绍是香港文汇报的一位编辑朋友,为了帮他渡过难关,而请他撰稿。用他在序中的话来讲,就是当时写个,绝对是为了“煮字疗饥”的。我曾经在1998年读过一本杂志对他的采访,记者问他:“人生有过什么难关吗”?梁答:“我相信自己是个豁达的人,很多人都认为,十几年刚从大陆拍完戏,到台湾发展时,是我一生中最难堪的时候。” 可想当时的境况。
书    名
寻常笔墨
作    者
梁家辉
ISBN
9789576301469
类    别
散文
页    数
173页
定    价
TWD120.00
出版社
跃升文化事业有限公司
出版时间
民国80 1991

寻常笔墨作者简介

编辑
梁家辉,1958年2月1日生于香港,中国著名的电影演员,也是香港电影金像奖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帝。他凭借电影《垂帘听政》、《92黑玫瑰对黑玫瑰》、《黑社会》、《寒战》四次问鼎金像影帝。[1]  梁家辉先生出过三本散文集,《寻常笔墨》、《戏言杂记》、《我对你说》。《我对你说》是2005年由内地的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。[2] 

寻常笔墨台湾版自序

编辑
对于写序这回事,其实我并不怎么在意。但是,记得柏杨先生说过:序就有如人的鼻子,一本书没有序依然是书,一个人没有鼻子也同样是人,然而,看上去硬是有点不自然。今回难得人家肯替我的拙作出台湾版,我感激之余,当然要奉上一个鼻子,否则,就是对读者失责了。
我写这本小书已是几年前的事了,诚如我在初版序言所说,当日赋闲在家,出书绝对是为了煮字疗饥的,而在写书当时的一些感情和对事物的看法,亦难免有点变更。使我抑制着修改原稿那种冲动心情的是一种求真的执着,希望这本原封不动的小书,成为我青春时代的足印,作为生命历程的见证。
正因如此,文中沙石甚多,希望读者诸君原谅我这份执着。
是为序

  一九九一年仲夏于香港

寻常笔墨书籍一角

编辑

寻常笔墨当时只道是寻常

中夜无聊,在书桌前东翻西看,读到薄命天才纳兰性德的《浣溪纱》词,其中有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句,禁不住掩卷轻叹。
  性德是生于清朝国运昌隆时(康熙朝)的满人,少年得志兼且文武双全,又得康熙喜爱,他的人生应该是光辉灿烂的,奈何早年丧偶,他爱妻至深,自此便生活于悲伤之中,才三十一岁便即辞世。在他短促如流星创作生涯中,大部分都是悼亡或伤别的作品,其声哀怨、凄凉,令读者断肠。
  我时常认为上天是妒忌一切完美的东西的,所有完美的都不能久存,因为它与天太相似了,故容它不下。我甚至害怕得到完美的东西!人生苦短而天威难测,谁又敢说有什么可以伴你一生一世呢?日常生活中有许多事物,我们拥有之时不知道可贵,到失去了才感到悲伤,是人也好,是物也好。一个平凡无聊的下午,一次淡如开水的聚会,到有一天你惊起回头,发觉已不可复得了,那里方知可贵,奈何一切都已太迟,正如纳兰性德回忆亡妻,生前与她过的日子虽是太平少年的无聊生活:“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。”但人生活在幸福的日子中,却往往不懂得珍惜。一句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,包含有几多辛酸后悔,但又无可奈何的情怀?人生,不啻是一出由命运导演的悲剧,人作为演员,只能够依着演。
  抓紧一切你现在只认为是寻常的东西,好好地、认真地生活吧,别要为你未来的日子,更多添几分愁绪,人生已经够苦了![3] 

寻常笔墨我不爱秋天

早上起来,才推开窗,一阵凉风吹进屋内,直透我的心田,秋深了。
我家虽然在市区,但还能看到几棵树,它们的叶子亦落了有五成,在秋风中似乎益发苍劲。
还记得小时候上学,每天都要经过一条林荫小径,到秋天,地上都盖满了黄叶,因为地方偏僻,可以说乏人打扫,叶子积得挺厚,踩下去软绵绵的,挺写意,偶尔蹲下来,看蚂蚁在争取时间收集食物过冬,还真能看得忘了上学的时间呢。然而,对秋天的好感随着童年时代一起结束(其实嘛,童年时对什么都有好感的啦),年纪渐长,我益发不爱秋天。
秋天象征着结束、衰落、萧条,标志着更艰难的前途,你还未从懒洋洋的夏天中清醒过来,便得为严酷的冬天担忧了,真是青黄不接。更糟的是,在秋天,好日子过一天算一天,叶落了要到明春才生长,秋蝉哑了,永远不再声张,你好比一个绝望的赌徒,看着筹码一个一个地流失。
秋是个绝望的季节,日暮途穷,不堪回首,而且不能回首。和秋相比,我宁取冬天,在那困境中,我还可咬紧牙关哼一句“严冬已至,春天还会远吗?”的滥调,聊以自慰。在秋天,却只能眼巴巴的一筹莫展。
所以,我不怕死却怕老,因为老像秋天一样难捱,一般无奈,一般可怕。可惜,我们大家都没有那么好运气,多数人都是既要老,又要死。既捱过了秋天,又要在严冬中度日如年,被命运之神“玩死”。
这真是个悲剧。

寻常笔墨秋思

秋深了。
风风雨雨的夏末终于过完了,在那一阵灰暗冷淡的光阴掩护之下,夏天早已悄悄离去。它去得那么突然,却又是那么彻底。我呆呆望着窗外那些在雨中凄然下泪的林木,希望老天再赐我哪怕是一刻夏日的晴天,让我好好地多看它一眼才和它分手。我抱怨自己有太多应该在夏天干的事,但却始终没干过。
我没有过完夏天。
而秋天已经来了。
深秋的天气是干爽的,阳光照到身上,竟然产生暖洋洋的感觉。因为有了阳光,秋风也忽地变得温柔起来,但我仍然嫌它在抚摸我的脸时,表现得略微生硬,始终不似盛夏的一阵和风那么能叫我舒服。毕竟,风并非那种风,太阳也不是那种太阳,那个红红的大火球,此刻正逐渐朝南回归线走去,分分秒秒地在远离我。那是一次遥远的旅程,我不知太阳何时再“回归”,只知道秋已深,冬天正一步一步地朝我靠近。
和夏天不同,秋天是冷静的季节,它没有夏天的热情浪漫,只有淡淡的幽情,就像一个饱经世故的人,不肯随便把感情表露出来似的。它要冷静地决定,什么可以留下来过冬,多余的花木,片片的黄叶都被放弃了,看着秋风吹得一地都是落叶,不由得嫌它有点冷酷无情。毕竟,夏天是兼容并包、热情喧闹的季节,秋天则被迫只能作出抉择,因为严冬快来了,未来的日子更难熬,更可怕。你不得不如秋一般冷静,这是生存之道吧。[4] 

寻常笔墨对联

编辑
廿五春秋,纲举目张,楹海万花筒;
寻常笔墨,得心应手,联苑四海星。——黑龙江 于化文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出版物 书籍